面对疫情投资者要学会“接飞刀”

阅读: 作者:admin   发表于 2020-02-09 13:01

  

  “我观察到,在那些事后被证明是最优秀的投资交易中,总有一些共性:包括逆向投资、迎难而上、以及投资一开始的不舒适。不过,有经验的投资者,却会从逆向、不从众的投资中,反而感觉到一种独特的舒适。举个例子,每次当信用债市场崩溃的时候,许多人就会说,‘我可不会去接飞刀(资本市场术语,意指在价格快速下降的时候买入),这太危险了。’他们往往还会很聪明地加上一句,‘我得等到尘埃落定、不确定性消除的时候,再去投资。’当然,这些人看似聪明的论述之下,其实隐含的真实情况是:他们被市场吓到,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敢动手。对这种飞刀掉下来的情况,我所知道的是,等飞刀落地、尘埃落定、危险消除的时候,那些难得一见的便宜投资机会早就没了。

  从香港股票市场的历史来看,0.5倍左右的PB估值,对于一家可信赖的、健康的公司来说,经常是长期非常优异的投资机会。当然,这不是说0.5倍PB就是铁底、买入就不会亏本。在一些极端状态下,我们甚至能看到香港市场的恐慌情绪,会把这样一家公司的PB估值推到0.3乃至0.2倍。但是,只要投资者对公司业绩的判断没有出错,那么这些低估值以后伴随的,往往是巨幅的价格增长。

  但要知道的是,尽管点位相差不多,中国的宏观经济却一直在发展,从以货币计算的角度来说更是这样。在2019年底,中国的名义GDP已经达到99万亿元,而在2014年底这个数字只有64万亿元。面对不断发展的经济,对于那些优质、低估的股票来说,投资者买入它们时获得的是当时不舒服的感受和实际上优秀廉价的资产。

  陈嘉禾

  现在的飞刀

  掉落的飞刀

  马克思先生尤其指出的是,这种优质的投资,刚开始的时候,必然是让人不舒服的:一边买一边跌、一边跌一边买,身边的投资者还都在看你的笑话,你的业绩严重跑输同行,基金的持有人还会打电话来骂你。但是,当所有人都感觉舒适的时候,这种资产必然不是这个价格。

  在香港市场的下跌中,有一种投资机会,尤其值得投资者留意。这些公司的业务在内地市场,在其本行业中往往有稳固的市场地位、不错的盈利能力。同时,其大股东是值得信赖的中央级国资、或者发达省市的国资,能够让投资者感到放心。在市场恐慌中,其中一些公司的股票的市净率估值,偶尔会跌到0.5倍上下。

  在这里,请允许我用比较多的篇幅,把这段笔记先翻译下来。

  最近看橡树资本的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思先生的笔记,被其中一段文字深深触动。这段文章描述的,正是在当前疫情严峻之时,价值投资者所应该采取的投资态度。

  在这段描述中,马克思先生描述了价值投资在面对快速下跌的资产时,进行投资的几个要点:要清楚地知道这个资产值多少钱,然后在价格远低于价值的时候,勇于承担短期的风险、勇于面对内心的不舒适感、勇敢接住“掉落的飞刀”。这样,投资者才能以优异的价格买到合适的资产。

  在A股市场下跌的同时,投资者也不应该忘记香港市场。由于香港市场对接全球投资者,在面对内地一些突发性负面事件时,往往反映的比内地市场更加过度。尽管从1月到现在,恒生指数仅从最高点的29,174点下跌到最低26,145点,最大跌幅比上证综合指数略小,但是其中一些公司,尤其是业务在内地市场的公司却跌幅巨大。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香港股票价格变动差别较大、群聚性没有A股市场强。当香港股票指数下跌10%的时候,有些公司不跌,但有些却会下跌20%乃至更多。

  从1月中旬疫情逐步发展以来,上证综合指数从阶段性最高的3,127点,跌到最低2,685点,跌幅14%,离2019年初的、在2015年股灾以后的最低点2,440点相去不远。

  不可否认的是,在逆市场而动、接住下落的飞刀时,没有人会感觉舒服。这种逆人性而动的投资方法,会让即使是最有经验的投资者,也会感到一丝恐慌。而那些经验不足的投资者,更会被吓得噤若寒蝉。但是,只要投资者对资产价值的判断正确,那么这种恐慌的感觉,终究会在逆势而动的交易中,在那被飞刀割的鲜血淋漓的双手里,变成巨大的财富。

  在疫情严峻和资本市场表现糟糕的现在,读起这段文字来,尤其让人感同身受。

  (作者系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当你做出一个买入决定时,如果你感到很舒服、很安心,周围的市场环境一点儿都不让人害怕,那么你买的价格肯定不低。因此,那些特别赚钱的投资,在刚开始的时候,很少有能让人感到舒适的。所以,我的工作,就是作为一个专业的逆向投资者,用我的专业技术和小心谨慎,去接住正在掉下的飞刀。这也正是为什么衡量一个资产的内在价值如此重要的原因。如果我们能对一种资产的内在价值有正确的认知,这种认知就可以让我们在别人恐慌的时候接住下落的飞刀:而这正是通向高回报、低风险投资的大道。”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